回首行业变迁 传承测绘情怀—— 老一辈测绘人的故事

[来源:未知][作者:南京新闻网] [日期:2020-09-14 09:43]

◇ 孙晓云 (航测局监理分公司)

煤航测绘,这个注定与艰苦为伴的行业,已然历经了半个多世纪的风雨沧桑。有这样一群人,在上世纪70年代初,怀揣梦想来到了煤航,从事外业工作。作为测绘行业变迁的亲历者和见证者,他们大多数人一干就是近40年。他们测量的脚步踏遍了祖国的山山水水、沟沟壑壑,完成的项目不计其数;他们长年累月背井离乡,默默战斗在山河之间的遥遥一方,无暇顾及亲人的忧思牵挂,用奋斗书写着他们的精彩篇章。

用执着描绘祖国山貌

1970年的一天,一个外业小组要在子午岭东麓的山上观测一个像控点,这里山高坡陡,草木丛生,在原始森林杂乱的草丛中还有很多野猪通行的道路,当地人称之为“野猪洞”,长度少则七八米,多则十几米。为了节约时间,小组所有人员匍匐着从一个又一个的“野猪洞”中依次穿过,终于到达目的地。突然,巨大的嘈杂声夹着枯枝烂叶迎面扑来,距离他们不到10米处,一群长着尖尖獠牙的野猪打斗着呼啸而过,令人毛骨悚然的嘶吼声由近及远回荡在山里。面对突如其来的危险,小组人员迅速爬上了离自己最近的树,很长时间都不敢下来。

1971年夏天,外业小组一行在天山南麓工作,他们日日穿行在荒芜的戈壁滩和没有一处阴凉的陡石山之间,风肆虐地吹着贫瘠空旷的戈壁滩,紫外线强度也非常大。那时没有防晒霜,尽管他们出工时都戴着遮阳帽,但很多人还是被晒伤了,还有人在经历过风吹日晒的洗礼后,从自己的鼻子上硬生生卸下一个完整的“壳子”。

外业工作除了夜以继日的辛苦劳作,也有风趣幽默的欢乐瞬间。1985年,外业队员们奔赴山西大同,大卡车装满了各种工具箱和仪器设备箱,到达测区的村子里准备驻扎。好奇的村民三五成群围上来询问他们是干什么的,外业队员说:“我们是来拍电影的。”半信半疑的村民们继续发问:“那电影叫什么名字?”测绘队员脱口而出:“欢腾的煤海。”又有村民提问:“为什么你们没有女演员呢?”测绘队员哈哈笑着说:“她们嫌工资太低都跑了,我们准备在你们当地现场招聘呢!”

用意志建立大地坐标

1990年,在甘南白龙江,在那个没有GPS、没有全站仪的年代里,控制测量大都是通过三角测量和交会法来完成。外业小组一行三人在山上跋涉了七个小时终于到达工作地点,汗水早已浸透他们的衣衫。架好仪器观测时,他们发现有一处树枝挡住了观测的视线,于是小组中一人左手抓住树枝,右手抡起斧头用力砍了下去。这时,意外发生了,他抓住的那棵树,从外表看是一棵健康的树,实际上除了树皮看起来是正常的以外,里面都已经枯死腐化了,就在它被抓住的时候整棵树瞬间断裂,这位有着十几年测绘经验的老师傅被自己的惯性一闪,整个人失去重心,一个后滚翻摔在山崖下面晕了过去。

当老师傅逐渐恢复意识的时候,他已经躺在当地村民自制的担架上。山上下起了雨,他的同事和山上的猎人正艰难地抬着他下山,还有人在耳边急切地呼喊着他的名字。他只觉得左肋处钻心地疼,头上还摔了一个大口子。村民用当地草药为他进行了简单的包扎,但仍能看到伤口流出的血和着雨水顺着发丝落在抬担架人的身上。

老师傅不想让他的妻子和儿女担心,独自一人承受着头上缝针及两根肋骨骨裂的痛苦,直到大半年后结束测区工作回到家,他才轻描淡写地跟家人描述了整个事情的经过。

太多的故事,沉甸甸的都是煤航测绘人的精彩和奉献,他们感受过大漠荒沙的壮美,领略过祁连雪山的连绵,远离都市繁华,与高山为伴,与峡谷为邻,在祖国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默默耕耘,无私奉献。

用担当激励后浪奋进

我时常在想,青春是什么?

煤航老一辈测绘人的青春是时代赋予他们的不惧艰险、勇于登攀的使命,是用双脚丈量国土、靠双手绘制国图的豪情,是用汗水构建城市坐标、用热情编织经天纬地的理想。

他们一头扎进测绘的平凡事业里,埋头苦干,从青葱少年到发染白霜。这些如陈酒般的男人,风里来,雨里去,跋山涉水、观测记录、走走停停。无论是繁华动感的香港,还是酷热难耐的巴西东北部高原,都留下了他们探索测绘技术洒下的汗水和行走的印迹……

1994年入职的我在“开拓拼搏争第一”煤航精神的滋养下,经历了从小笔尖、玻璃棒、刻图笔绘图的传统时代,到模拟、解析绘图时代,以及从数字化测绘平台的应用到信息化测绘系统、云平台、物联网的巨大变迁。测绘行业风云变幻,但永远不变的是煤航老测绘人那种严谨的工作态度,吃苦耐劳的工作精神,坚韧不拔的工作作风,他们的无私付出让我对这个行业充满了敬意。

有一种行为叫示范,它能赋予我们坚持;有一种精神叫奉献,它能指引我们的方向;有一种宝藏叫传承,它能创造我们的未来。

我想对煤航老一辈测绘人说:我们都会是下一个你们——载着朝阳出,披着晚霞归,测东南西北,绘祖国河山的煤航测绘人!


友情链接:

白小姐期期准开奖结果 小说